昆山市玉山镇鼎皓电子材料商行

2020-07-19  阅读次数:

  温州原本是不入流的小城市,由于没有政治地位和山多地少,大跃进和三年大饥荒时,高山的草木多被人砍完拔光,温州是个石头上多会长草的地方,在这样的富饶的土地上饿死饿残多少人,现在漫山遍野多是野草树木,可见温州人多地少遇到政治不正确立马会爆发灾难,所以温州人是最早走出去的一部分人,与其说是温州人敢先吃螃蟹的人,倒不如说温州人是最早被逼无奈出去谋生的人,

  以前来过温州的人一定会说温州这样一个破乱不堪的城市,说温州人有钱的概念立马崩溃。其实温州有钱人大多是乡下人居住也在乡下,所以乡下的房子在当时在全国多是比较好的,由于政治地位决定一个城市的发展,国家不会给这样一个没有政治地位的城市投入基础建设的钱,不像宁波 厦门 青岛 大连 是单例市国家给钱政策扶持建设城市基础设施,要想建设修路需要省政府和中央部门的审批,在城市盖房子也需要地方政府部门的复杂审批,多大多高什么形式格局多要政府部门的重重签字给钱,在城市里高房价导致大家更是寸土必争,马路窄乱不堪,温州城和全国城市的市容比较起来简直难看极了。到处多是像灾民的棚户区更蜿蜒崎岖的城间小路和断头路,温州人在那个年代对比全国是比较有钱的。所以温州的奇葩现象是城市像个贫民窟还说自己有钱。

  温州没有铁路导致发展瓶颈,小商品之都的温州由于没有基础交通最后去义乌发展把义务发展成了小商品之都,最后温州人决定自己投钱建设起第一条由私人投资归国家经营的金温铁路,温州的房价与企业等经济影响力逐渐闻名全国。也得到关注与发展,但城市的基本情况并没有改善到处私搭乱建,城市原来的居民靠占地坐地起价,政府官员多是委派的所以一般打几年酱油搞些政绩有的大量敛财然后走人留给下一届的心态,不会对漫天要价的城市痞民把矛盾闹太深,于是城市顽疾拆迁在温州没有及时进行,市政建设举步维艰。城市破烂不堪。大家讨厌这样的城市环境,但也只能感叹了事 !

  2010年新任书记陈德榮被?